• 知人为智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陈忠实小说《白鹿原》运用了大量陕西方言作为文本意义生成过程中话语支撑。在方言与正式普通话书面语运用手法上,《白鹿原》在当代文学中无疑是成功范例。方言与书面语有机结合使小说文本意义具有了独特性、互补性、充盈性。 关键词《白鹿原》;方言;正式书面语;文本意义 中图分类号H0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5-5312(2011)14-0199-01 翻阅整个文学史,我们可以清晰看到在汉语文学书写整个过程中,运用方言写作以及在写作中让方言与书面语言结合使用现象就一直存在着。尤其是陕西作家贾平凹、陈忠实等一批作家将具有着鲜明汉中特色地方方言大量运用到其各自小说创作中以后,有关陕西方言讨论就从没有停止过。之所以讨论陕西方言,它重要性就在于在诸如《秦腔》、《白鹿原》等作品中,方言使用直接影响到了文本意义呈现及整个小说文本故事叙述过程。全书生活内容厚重,思想力度深远,浓缩着深沉民族历史内涵,有令人震撼真实感和厚重史诗风格,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一座高峰,被称为“民族秘史”“雄奇史诗”。评论界对《白鹿原》所取得成就已经有了较为丰硕研究成果,但我们同时也真实地看到,对小说《白鹿原》语言具体研究,尤其是对小说文本中汉中方言运用具体分析可以说仍然是一个相对比较薄弱环节,“还缺乏细致深入研究,缺乏有系统,令作者和读者都信服举证。”本文结合《白鹿原》方言运用来具体阐释汉中方言在小说文本中大量运用与小说文本意义生成之间关系。 一、《白鹿原》汉中方言运用使文本意义生成具有独特性。《白鹿原》之所以能取得显著成就跟其文本中大量使用汉中方言是分不开,文本中方言俚语运用,使人物形象真实、亲切、自然,使这部作品具有着浓厚乡土气息。小说中人物对话运用是生动活泼方言词语,以用来凸显地域性人文特征和人物地域色彩,显示了语言运用“俗”一面,但很富有口语色彩,如第十三章中白嘉轩和其长子孝文一段对话 孝文又一次忍不住大声说“黑娃把老和尚头铡咧!”白嘉轩转过脸依然冷冷地对惊慌失措儿子说“他又没铡你头,你慌慌地叫唤啥哩?”孝文抑止不住慌乱“哎呀这回真个是天下大乱了!”白嘉轩停住脚,咔哒响声停歇下来“要乱人巴不得大乱,不乱人还是不乱。”他说着跳下轧花机踩板,对儿子说“上机轧棉花。你一踏起轧花机就不慌不乱了。哪怕世事乱得翻了八个过儿,吃饭穿衣过日子还得靠这个。” 白嘉轩是白鹿原族长,是白家家长,是一个将自己所有心思都花在处理家事和原上乡亲们大大小小事情上“掌权者”,坚持和奉行是祖上传下“耕读传家”传统,他是一个地地道道农民,他语言也是相当纯正方言,例如上面所列举到例子中“叫唤啥”、“翻了八个过儿”“、屁不相干”及语气词“哩”“咧”运用,非常形象地营造出了对话现实语境,富有现场感,对话恰当地表现了白嘉轩性格倔强和其处事之道,使人物具有了活生生立体感,在准确表达人物形象同时突出了白鹿原上最具话语权力人物“立场”,在向读者再现白鹿原上“原始述说”同时,也表现出了白鹿原所具有各具色彩别样“原上性情”与“乡情村故”。 二、方言与书面语在文本意义层面上共同作用所产生张力使文本意义生成具有充盈性。文学是语言艺术,语言张力在文学张力系统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它产生于由语言所直接促发多重意义、别样意蕴对有限、单纯语言外壳冲击。如朱先生在评价白鹿原国民党与共产党拉锯战时使用一个著名比喻鏊子。鏊子是烙大饼工具,一边烙焦了翻过来再烙另一边。 “就丰厚性和博大精深而言,《白鹿原》显然在当代小说中是无与伦比。”积极调遣运用关中方言使小语言富有张力,是达到这一艺术境界重要原因,而文本中将人物之间对话方言化与文本叙述语言(尤其是写景叙事时语言)标准书面语化融合在一起是保证这种张力实现最基本地要素之一,这种张力使小说语言结构在平衡态中包容不平衡态性,表面上看是形成了方言与普通话语言不相容,原因在于方言与书面语有着各自成型话语环境和话语系统,有相同地方也有冲突地方,也就是说方言使用无法代替书面语表达,反过来,普通话词汇同样无法简单去取代方言特殊表达效果,以及更无法替代方言所具有特有地域性色彩,《白鹿原》中叙述性话语是运用严格书面语书写,人物对话使用是方言词汇,陈忠实对于这两种话语系统把握达到了相当高度,使二者完美结合都为文本意义生成服务,这样形成效果是在原有文本既成意义上又增添了一份属于民族特有印记,使小说所要表达意义层面得到了进一步升华,这种升华最终促成了《白鹿原》文本意义丰厚性与文本涵义博大精深。 参考文献 [1]陈忠实.白鹿原[M].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

    上一篇:驴友擅闯保护区隐患重重 护林员无奈成“保安”

    下一篇:许美静承认患有精神病自爆入院残酷治疗